13人苍山“失联”乌龙:一场未经许可进山的连锁反应


发布日期:2022-07-24 22:19    点击次数:61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5月14日,据央视新闻,13人在苍山失联。截至5月15日下午3时,13人被全部找到并撤回安全区域。

  据了解,本次失联人员进入苍山,是民间公益组织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主导的“老兵回家”活动中的一次行动,目的是寻找二战时期坠毁在苍山的一架飞机。根据各方说法,此次引发救援的“失联”更像一场乌龙,一场未经许可进入苍山引发的连锁反应。

  “失联”的乌龙

  5月14日上午,据央视新闻,5月12日有人绕过云南省漾濞县平坡镇平坡村上坝田值守检查点,擅自进入大理苍山。截至14日,私自进入苍山并滞留的13人通信中断、下落不明。当地已经成立工作专班,全力开展搜救工作。消息在社交媒体上随即引发关注。

  苍山是云南云岭山脉南端的主峰,由19座山峰由北至南组成,海拔均在3500米以上,最高峰达4122米。据5月15日云南大理漾濞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通报,救援行动一共出动专业人员490人、搜救犬12只、无人机8台,经过两天的搜寻,成功找到13人。

2022年5月14日,云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队队员上山搜救失联人员(图 | 视觉中国)2022年5月14日,云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队队员上山搜救失联人员(图 | 视觉中国)

  参与搜救的大理蓝天救援队队长任玉波告诉本刊,人是分两批找到的,第一批7人,5月14日找到,当时他们正在海拔不高的一处驻扎营地休息。第二天,救援队在海拔更高处找到了剩余6人。根据任玉波的了解,5月15日下午3时,在救援人员的护送下,13人全部下山。

  任玉波还说,因为携带的食物和装备充足,被发现时,13人身体状态都良好。知情人士则告诉本刊,这次“失联”的13人中,有6名本地向导,2名大理蓝天救援队队员和5名外地人员,其中包括公益项目“老兵回家”的发起人孙春龙。队伍中多人具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携带了专业的登山设备、两部卫星电话、还有充足的食物和水。

  这也使得这次引发关注的“失联事件”带有了些许乌龙色彩。“老兵回家”活动项目的工作人员张如娟负责在后方通讯联系进山的队伍,她告诉本刊,5月13日晚上7点多,她接到了团队成员报平安的微信电话,称已到达驻扎营地,第二天将按原计划继续上山。因此,虽然5月14日,因为卫星电话信号原因,一直未能取得联系,张如娟认为,根据成员的食物和装备的配备情况看,他们的安全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一时没有信号。

图 @央视新闻图 @央视新闻

  但另一边,就在张如娟收到信息后一个小时,5月13日晚上8点左右,任玉波已接到大理州应急局救援任务的委派,他立刻组织队伍,于当天夜里11点40赶到了集合现场,和当地的森林消防、公安队伍兵分三队,连夜上山搜寻。据任玉波当时了解的情况,该团队原本一共有23人上山,计划走的是苍山的漾濞-平坡镇线路,姚明 点此进入也就是从苍山西坡的平坡镇上山,平时少有人走,进山一个多小时就到达苍山核心区。

  此前,5月12日,苍山洱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就已接到群众举报,称多名人员未经许可进入苍山。13日护林人员巡查时,发现其中10人,并将他们劝返。但还是有13人绕过了值守点,继续进山。

  未经许可进山

  接到任务时,任玉波还不知道失联人员的情况,但赶到漾濞的指挥部后,他就知道了,要去救援的是孙春空和其团队。任玉波知道孙春龙他们的这次进山活动,因为孙春龙半个月前就联系过他,请求蓝天救援队出队,协助他们进山,完成一个寻找历史坠落飞机的任务。任玉波当时提出,“要有相应的批文”。根据他的日常经验,苍山保护区现在正处于护林防火期,一般要持续到六、七月份雨季来临,才会解除,这之前上山,需要向相关部门申请。但孙春龙后来一直没办好手续,任玉波就没有加入进山行动。

  在5月12日出发当天,孙春龙在公众号文章详细提到了自己的进山任务——“寻找驼峰60号坠机”。文章介绍,1942年11月17日,当时中美合资,隶属国民政府交通部的中国航空公司60号飞机,满载锡锭从昆明起飞,走驼峰航线前往印度,并将在返程时带回抵抗侵略的武器。但飞机在飞越苍山时失去消息,3名机组人员全部失踪。

孙春龙的公众号文章孙春龙的公众号文章

  “驼峰航线” 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的众多山峰和江河后,进入中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省。因航线所经之地,地势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故得名“驼峰航线”。

  根据孙春龙在文章中的说法,几年前,曾驾驶失事飞机的副驾驶詹姆斯的表弟鲍勃辗转联系到他,希望他的团队帮忙寻找表哥的遗骸,并“带他回家”。收集资料时,发现美国探险家库里斯曾在2011年,于苍山发现坠机的确切位置——马龙峰,亦即苍山的最高峰。但库里斯抵达现场那天,突然下起大雨,寻找被迫中止。

  文章中,孙春龙还提到,已寻求到多方资金及物资的捐赠,于是启动寻找计划。出发前,孙春龙的几条朋友圈也都与此次寻找飞机残骸有关。在5月9日的朋友圈里他写,“我们要步行4天,负重十几公斤,要在灌木从砍一条路出来。对我来说,是人生最大的一次体能挑战。”

  但孙春龙在文章中没有提到的是,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段上山。事实上,漾濞县境内苍山保护区从2020年3月29日就进入了防火护林封闭管理,此后,加上疫情管控,至今未开放。

2022年5月14日,云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队队员上山搜救失联人员(图 | 视觉中国)2022年5月14日,云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队队员上山搜救失联人员(图 | 视觉中国)

  另外,根据《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苍山保护管理条例》,苍山保护管理范围实行分区管控,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一般情况下,禁止任何人进入苍山保护管理范围的核心区,因科学研究需要,必须进入核心区的,应当事先向主管部门申请。孙春龙文章中的飞机失事地点马龙峰,正处苍山保护管理范围的核心区。

  根据任玉波的了解,他拒绝以蓝天救援队的组织身份加入团队后,孙春龙团队又在一个登山户外爱好者的微信群里,联系了蓝天救援队两个刚入队的志愿者,对方以私人身份加入了进山队伍。

  根据当地的通报,孙春龙一行13人属于未经许可进入苍山。此行中的一名当地向导茶兴华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孙春龙团队找到他时,叫他帮忙领路、背东西,他告诉对方,手续办好才同意进山,后来,孙春龙团队告诉他手续办好了。茶兴华说自己没法验证,选择了相信,并接受邀请成了进山队伍的向导。

  根据茶兴华的说法,他也10多年没进过山了,但一行人中最前面的人,距离飞机坠毁点应该已经只有一、两公里了,或许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当天他们碰上大雨,才耽误了行程。任玉波则告诉本刊,此次进山的队伍中,已有人涉足被划定的苍山核心区。

图 @中国消防图 @中国消防

  作为救援人员,任玉波所在的蓝天救援队,每年都会执行多起苍山的山野救援任务,一般集中在春季和夏季。除了像孙春龙他们这样特殊的进山任务,任玉波提到,“这个季节,山上的花多,开得又好。苍山确实特别美,一步一景,所以吸引了很多‘驴友’前来探险。”这些人中,有的曾失踪在苍山里,再也没回来。不同的救援行动中,救援队员也受过或轻或重的伤。

  在任玉波看来,进入苍山保护区,不光进山人员自身有安全隐患,人类在山里的活动,也会对苍山保护区山体和野生动植物造成影响。苍山拥有几百年形成的独特的高原山岳地貌,还有多种濒临灭绝的动植物和一级保护动植物,比如红豆杉,黄杜鹃、云豹、羚牛等。“苍山的生态环境在美丽的同时,也十分脆弱,而且一旦被破坏,这种破坏就是不可复原的。”任玉波说,“包括救援队的经过,也会对苍山生态造成不可避免的的扰动。”

点击进入专题: 13人在大理苍山保护区失联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