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美病故前向女儿行作揖礼,女儿哽咽:您别这样,我承受不起


发布日期:2022-07-30 08:59    点击次数:186


2006年10月中,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因心脏衰竭于京城去世,享年85岁。

随即,北京解放军305医院在院内为这位老前辈布置一个临时灵堂,供各界人士来此吊唁。

10月21日,王光美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正式举行,她唯一的儿子刘源手捧母亲的遗像,同刘亭亭等亲属面带哀伤站在家属席上,一一向悼念者握手致谢。

故人的到场,牵动了刘源等人心底对母亲最深的眷念,他们不禁湿润眼眶,悄悄抽泣。

葬礼结束后不久,央视《新闻会客厅》节目组专门策划一期讲述王光美生平的专题报道。

刘少奇次女刘涛、三子刘允真接受邀请,在镜头前与主持人回忆起有关母亲王光美的曾经。

他们的话,仿佛一只看不见的“大手”,轻轻拉开遮挡在王光美生命前的“帷幕”,让人们能够更深层次了解到一个更真实的王光美,了解儿女眼中的王光美究竟是怎样一个模样。

01,孩子眼中的母亲:妈妈是世上最慈祥的妈妈,妈妈最疼爱刘涛

众所周知,刘少奇的家庭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除却他的几位前妻留下的5个子女外,王光美又为他生育1子3女。

11口之家,无论放在哪个年代,都是引人瞩目的。

可王光美却用自身极其出色的人格魅力及出众的能力,将丈夫与孩子们皆照顾得很好,让每个孩子心甘情愿喊她一声“妈妈”,对她敬爱佩服不已。

刘涛与刘允真初登舞台,即向主持人表明,他们愿意接受采访的最朴实理由就是希望大众可以了解王光美。

他们很自然地称呼王光美为“妈妈”,惹来主持人的诧异。

主持人问他们,他们这般自然接受王光美当他们的妈妈,是不是因为王光美与刘少奇结婚时,他们年纪尚小,对母亲没有太多概念?

刘允真点了点头,回答:“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懂事,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光美同志并非我的亲生母亲。”

他的姐姐刘涛赞同地接道:“长大后我们翻出过去的照片,发现那时合照,爸爸总抱着刘允真,妈妈则一直抱着我,半点儿看不出是继母和继女的关系。”

从刘允真及刘涛的口中能够得知,嫁给刘少奇后的王光美从没有嫌弃过刘少奇的几个儿女,反而费尽心思照顾他们,疼爱他们,用一种仿佛生母的爱去对待他们。

刘家的孩子,特别是排行前5的几个,皆十分感激王光美对他们的付出与用心。

刘允斌是刘少奇的长子,仅比王光美小3岁,王光美嫁给刘少奇时,年长的刘允斌早就赶赴苏联学习,是以二人交往不深,了解不多。

但即便如此,王光美依旧非常关心刘允斌。

刘允斌去世后,王光美一心想为刘允斌找到他的一双儿女,并为此坚持数十年,最终成功打听到了孩子们的下落。

刘允斌的妹妹刘爱琴与王光美同样岁数相差不大,可王光美亦对刘爱琴照顾有加,刘爱琴称呼王光美为“光美妈妈”。

晚年时常常陪伴在王光美身边,和她一起去北京、回老家,好似亲母女。

刘允真是几个孩子里唯一没能读大学的,后来他调回湖南工作,王光美特意把刘允真叫到跟前,殷切叮嘱他一定别忘记长辈们的教诲,要踏踏实实替故土的人民做点儿实事,要保持低调与平凡。

不过虽然王光美待家中9个孩子皆一视同仁,但如果问他们:“妈妈最疼爱谁?”

9个孩子,包括刘涛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刘涛”的名字。

刘涛笑着补充:“光美同志待我,比待她亲生的孩子更亲。”

1944年,刘涛出生在延安;在她刚刚2岁时,她的生母王前便和父亲刘少奇分手。

之后,一直是刘少奇亲力亲为照顾刘涛和弟弟刘允真,直至又2年,刘少奇同王光美结婚,刘涛和刘允真才算“品尝”到母爱的滋味。

王光美没有因为刘涛与刘允真不是自己亲生的,就忽略他们。她是在认认真真当姐弟俩的“光美妈妈”。

几年后,刘涛随父母抵达北平,住入香山,后又搬到中南海甲楼居住。

甲楼有4层,刘涛姐弟住在3楼,由于姐姐刘爱琴已经长大成人,鲜少在家, 费耶诺德是以刘涛便成了家中最大的孩子。

王光美对刘涛十分重视,但凡添置新衣服或新用品,总让刘涛第一个选择。

时间久了,工作人员与刘家兄妹便下意识觉得,刘涛就是王光美最喜欢、最疼宠的孩子,是刘家最幸福的小公主。

有一回,刘涛和王光美的亲生女儿刘平平因某事吵了起来,刘涛一激动,脱口而出一句“你不是我们的亲妹妹”,气得刘平平当即哭着跑开了。

不一会儿,王光美知道了这件事,她把刘涛叫来,语重心长对刘涛说:“妈妈从没有告诉弟弟妹妹,你和哥哥、弟弟他们不是我亲生的,所以你们以后别再提及这件事了,弟弟妹妹们都不知道。”

刘涛惊讶地睁大双眼,完全没有料到王光美竟会对他们这般用心良苦。

3年困难时期,全国上下均经历过一段艰苦的日子,刘家同样不例外。

可王光美还是从入不敷出的工资中硬是省下一点儿钱,带刘涛姐弟骑自行车到西单商场买了几块好看的花布,并亲自操刀设计,请保育员给刘涛缝制出一条样式好看的连衣裙,惹来中南海里其余孩子们的赞叹。

但连衣裙是王光美亲自设计的,除了她,再无人能做出来,故而刘涛的这身裙子可谓是独一无二。

每年夏天到北戴河开会是中央领导的惯例,他们的车马费与住宿费均由公家支付,但王光美不忍孩子们独自留在北京忍受酷暑。

每逢暑假,她总会提前精打细算,自每月工资“抠”出一点点钱积攒起来,让孩子们也能自费到北戴河避暑。

在王光美这般细腻真挚的疼爱下,刘家的孩子们同样非常理解妈妈的辛苦。

有一次,外出读书的刘涛得了沟股炎,疼得路都走不了,还要每天去医院打针。

她想请妈妈为自己派一辆车接送,又担心王光美要辛苦攒油费,思前想后的,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咬牙去医院换药打针,不给妈妈添麻烦了。

02,孩子眼中的父母:妈妈很照顾爸爸,爸爸也会照顾妈妈

此外,刘家的孩子们亦能真切体会到妈妈与爸爸之间那种携手共度坎坷、相濡以沫的诚挚感情。

刘允真说:“爸爸和妈妈之间,不只有夫妻的爱情,也有战友之情,妈妈还总把爸爸当作是她的老师、导师,他们的沟通很简单,爸爸咳嗽一声,妈妈立马便能明白爸爸要什么。有时候爸爸的茶杯放得重一点,妈妈也能听出爸爸的意思。”

刘涛补充:“生活里,不仅妈妈会照顾爸爸,爸爸亦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竭尽全力地照顾妈妈。”

她回忆说,有次全家人到北戴河避暑,夜里妈妈忽然生病,可她和爸爸又不愿意打扰医护人员休息,就由爸爸整夜趴在床边,替手脚冰凉的妈妈捂手。

不过,因为工作忙碌的缘故,日常方面还是王光美照顾刘少奇比较多。

她一方面是刘少奇的妻子,一方面又是他的秘书,帮他整理文件和资料;帮他保管手稿文献;陪他下基层调查,问候贫苦人家;陪他出国访问,担负起国家元首夫人的风范。

以前,刘少奇的饮食很没规律,常常饿一顿、饱一顿的,由此落下严重的胃病。

王光美和刘少奇结婚后,便在此方面下足精力,势必要确保刘少奇保持饮食均衡、规律的习惯。

哪怕刘少奇工作到炊事员都下班的深夜,王光美也不允许刘少奇不吃东西。她会亲自将白天剩下的饭菜煮一煮,端给刘少奇当宵夜。

慢慢的,刘少奇的胃病在王光美的照顾下,渐渐转好。

可王光美依然不敢放松,继续坚持给刘少奇日日煮夜宵,并时常陪他到院子里散步聊天,让他放松放松紧绷的精神。

对此,刘少奇内心无比感激,并迫切想要回报王光美。

不久,王光美怀孕,孕期反应很严重,饭也吃不下。

刘少奇亲眼目睹王光美的难受后,主动提出要给王光美做一回湖南菜。王光美很诧异,反问刘少奇居然还会做饭?

刘少奇笑笑表示:“年轻的时候,我什么都干过。”

话罢,他即到厨房亲自给王光美做了一道烹制方法略显特别,可味道相当美味的蒸鸡蛋,让王光美念念不忘大半辈子。

正是刘少奇与王光美这般和谐默契的夫妻感情,才给刘家的孩子们创造一个和平安宁的成长环境。

令他们即便年过半百,可只要回忆起自己的家庭,就会无比幸福自然地表示:“爸爸和妈妈的感情真的很深,每回他们参加舞会,爸爸的第一支舞和最后一支舞总会留给妈妈。”

03,母亲留给孩子的礼物:妈妈走了,可妈妈留给我们的“礼物”却将永存

1994年初,王光美的身份又迎来新变化,她接受由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计生协等共同发起的“幸福工程”邀请,成为该组织组委会主任。

王光美拒绝了组委会付给她的工资,坚持把自己当做“幸福工程”的“义务打工者”。

王光美的儿媳妇、刘允真的夫人艾心琦回忆说,王光美为了筹备“幸福工程”启动资金,准备策划一场慈善拍卖会。

她回家翻出昔年她父母给她留下的老物品,其中有一个茶碗是王光美小时候,王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王光美爱不释手,常常捧着茶碗怀念父母。

艾心琦在旁看到,便劝王光美把茶碗留下,可王光美毫不犹豫拒绝,她表示自己多捐一点,说不定就能多救助几个贫困母亲。

最后,王光美共拍卖6件老古董,获取56万元,尽数无偿捐献给“幸福工程”。

除了筹款,王光美更是亲力亲为,十来年间不知跑了多少地方,帮助了多少家庭的贫困母亲。

来到陕西大荔那天,天公不作美,下了一整日雨,村子路面变得泥泞不堪,随行人员劝王光美勿要进村了,但王光美不肯。

她穿着靴子,一脚深、一脚浅地冒雨走访3户人家,坐在土炕边耐心了解她们的难处,与她们聊天,半点儿领导的架子也没有。

回到北京,王光美依旧记挂那些贫困母亲,想到她们多数连个纳鞋底的锥子都没有,便主动自费买了十几个锥子,准备寄给陕西的母亲们。

但由于考虑到运输不方便,王光美无奈打消了此计划。

当然,王光美的善心可不是因为“幸福工程”才有的。

某几个冬天,刘家人总诧异发现自家去年刚添置的被子“不翼而飞”了,细心观察后,方发现原来被子全被王光美悄悄拿去捐了。

就连5岁的小外孙都知道“姥姥爱慈善”这件事,他每年春节收到的压岁钱总会在姥姥的示意下,捐赠给姥姥和姥爷结婚的西柏坡希望小学。

对于王光美热衷慈善这件事,刘家人从未阻拦,因为他们明白,王光美的做法是正确的。

久而久之,刘家的孩子们亦在母亲的影响下,纷纷走上“慈善之路”,借着各种名义给王光美的“幸福工程”捐款。

譬如,“幸福工程”的第一笔捐款就是女儿以借用王光美公家电话的名义送来的,500元美金说多也不多,王光美用它购买了一个微波炉和些许办公用品,稍稍提高了“幸福工程”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待遇水平。

王光美临终前那一年,“幸福工程”举办一场慈善晚会,其中由王光美亲自题写的8幅字画拍得20万元,是当晚售价最高的卖品。

刘亭亭特意把这件事转告给病床上的老母亲,已经几次病危、无比虚弱的王光美立马坐起来,兴奋表示:“笔呢,笔呢,现在还可以拍吗?我能继续写!”

刘亭亭和其他刘家的孩子都很清楚母亲对“幸福工程”的牵挂,在王光美病故前,刘亭亭特意凑到母亲的床前,轻声向她保证:“妈妈,您放心,我会继续帮您做下去的。”

早就失去说话力气的王光美眼光湿润地看着女儿,费力向刘亭亭行了个作揖礼,刘亭亭的泪水瞬间滑落眼眶,哽咽着对母亲说:“您别这样,我承受不起。”

就像刘涛、刘允真所言,虽然王光美离开了,可她却给刘家的孩子们、乃至全中国的孩子们留下了一份宝贵的“礼物”。

她对慈善事业的尽职尽责,她的宽容和坚强,她对国家和老百姓的付出,都将随着她的故事永远流传在人间。

参考资料:

《儿女、儿媳做客央视谈母亲王光美——她的宽容坚强值得一生学习》

《不是亲生胜亲生——王光美与刘涛的母女情》

《为了1500万贫困母亲 王光美与“幸福工程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