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未成转冲创业板IPO中途又换上市标准 东田微业绩突增可持续性存疑


发布日期:2022-08-08 09:02    点击次数:131


在IPO审核问询阶段“临时”更换上市标准的拟上市项目可谓凤毛菱角。

在深交所将于1月20日举办的第 2 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上,湖北东田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田微)将作为这样一家发行人上会受审。

在筹备IPO前夕,东田微还曾计划“卖身”给上市公司——和科达(002816.SZ),彼时估值仅为3.51亿元。

也许东田微也没想到起始于2020年新冠疫情对电子领域供应链的影响,使其业绩迎来了大爆发。

招股书显示,东田微的营收不仅从2018年的1.3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4.58亿元,连带归母净利润也从2018年不足600万暴增至0.68亿元,三年之间增幅高达10倍,“卖身”失败后其此次上市前最后一轮投资的估值已高达10亿元。

背靠这份优异的“成绩单”,东田微罕见的在审核阶段将上市适用标准更换为对于盈利条件要求更为严格申报标准一:“最近两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这也是创业板第一家在问询阶段更换上市标准的IPO企业。

尽管如此,但是交易所还是对东田微进行了四轮问询,其中成长性和业绩可持续问题颇受交易所的关注,这或许也是其此次冲刺上市的最大不确定性。

罕见途中换标准

作为一家从事精密光电薄膜元件研产销的高新技术企业,东田微产品主要包括应用于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滤光片和光通信原件,其中摄像头滤光片是主要收入来源。

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摄像头滤光片所创造的营收分别为1.19亿元、2.66亿元和4.38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2.96%、97.07%和97.44%。

业绩的突击增长似乎给了东田微更换上市标准的勇气。

在创业板IPO申报之时,东田微选择上市标准二:“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但是在第二轮问询中交易所曾对东田微市值计算持有疑问态度。

“请发行人说明预计市值计算过程和依据,市值测算参数是否谨慎、合理。”交易所指出。

而东田微则以可比公司中最低估值和私募融资估值水平作为参照为由认为具有合理性。

“公司预计市值计算综合运用了可比公司市盈率(P/E)法与市销率(P/S)法,预计市值 计算过程中剔除了估值异常的同行业公司,并以可比公司中最低估值作为测算依据之一,同时 参考了发行人报告期内私募融资的估值水平,预计市值测算参数谨慎、合理”。东田微指出。

但是在这一轮问询的2个多月后,也就是第四轮问询前东田微突然一改申报标准。从以市值为核心更改为更注重盈利指标的申报标准一:“最近两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

问询阶段选择更改上市标准的企业并不多见, 崔岷植推荐网址对于修改上市标准的原因,东田微则以“谨慎性和确定性”为由进行了解释。

“预计市值需要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时的市场情况等因素最终确定,发行人选择适用上市标准一后,较原选择适用上市标准二,更加具有谨慎性和确定性”。

事实上,在初次申报时东田微未选择上市“标准一”也与其当时业绩无法达到要求有关,而在疫情带来的业绩刺激下,此次东田微两套上市标准都可以达到,其更换上市标准的底气明显也更充足。

偶发业绩持续性待考

在东田微以财务标准冲击上市的底气背后,其业绩的突击增长或许有一定的偶发因素。

2020年武汉爆发疫情后,受到所在地封城的影响,同行业主要经营场所位于武汉的五方光电(002962.SZ)部分客户将其项目转移至东田微在东莞的子公司。

据披露,东田微2020年3月份从五方光电处获得转移客户订单总额为319.00万元,其中主要客户包括江西盛泰光学有限公司、舜宇光学科技(2382.HK)和欧菲光(002456.SZ)。

虽然这一订单金额并不多,但是东田微也坦言:“通常情况下,在某个项目执行过程,模组客户中途不会更换供应商或向其他供应商就相同项目下放订单。”

这也意味,疫情所带来的供应链变化对东田微的业绩实际上是一种“非常规刺激”——尽管承受着更高的转换成本,一些模组客户还是选择了将供货订单转移至东田微处操作。

显然,疫情因素所带来的后续影响并不止于2020年3月份,而数据也佐证了供应链的切换给东田微后续业绩爆发埋下的“伏笔效应”。

首先在这次合作前的2018年和2019年,东田微在摄像头滤光片市场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54%、9.35%;而2020年东田微市场占有率已提升至14.31%。

相比之下,同领域的五方光电的市场占有率在2018年和2019年则是遥遥领先,分别为19.57%和21.71%,但是2020年起其市场占有率却出现了略微下滑,仅为20.90%。

“卖身”到上市的命运转折

事实上,若是没有疫情所引发供应链变化的蝴蝶效应,东田微的命运或许本不是如此。

2019年,和科达还抛出计划以发行股份的形式购买东田微100%的股权,而东田微的彼时估值仅为3.51亿元。

在这一重大资产重组计划中,东田微的相关股东也对和科大进行了业绩承诺。据公告显示,东田微承诺2019年和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0.38亿元、0.42亿元。

此次重组由于二者在核心交易条款上未能达成一致最终没有成功。而从东田微2019年的业绩情况来看其也并未达到。

招股书显示,2019年东田微的净利润为0.20亿元,仅实现承诺之时业绩的47.62%。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2020年疫情偶发性业绩的刺激下,东田微只等了一年便迎来估值的飞升,摆脱被并入其他上市公司麾下的命运。

2020年8月,在东田微最后一轮融资中,其每股价格为16.67元,以总股份0.6亿股计算,其估值已达到10.00亿元,比起2018年增长了184.96%。

2021年3月,东田微向创业板发起了冲刺,这距离当年重大资产重组也才过去不到两年。

但是突发性因素所获得的业绩爆发能否持续仍存在不确定性,而东田微业绩下滑的风险也正在有所显现。

而据东田微对2021年全年的业绩预测显示,其营收和利润或将出现了双双下滑。

东田微预计2021年营收为4.00亿元至4.10亿元,同比下降12.66%至10.4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为0.61亿元至0.6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在6.10%至3.02%。

从业绩持续羸弱走向现在的业绩“爆发”硬气地申报创业板,东田微仅仅用了不到两年,但是这一“脱变”背后又能否经得起市场和交易所的考验,这一答案在不久即将召开的上市委会议上便可一见分晓。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